书号:2139656
充值 最近阅读 首页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点击右边收藏本书。

+ 收藏

她胡扯

加入书架
打开书架

“哥!大哥!老郁!你快上网看看!”未见蒋朝人,先闻蒋朝声。

蒋朝粗喘着气,站定,看着眼前窝在沙发里画画的男生,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郁羡璟像只慵懒波斯猫,微微抬头,瞧了一眼站在玄关口的蒋朝,就又将视线放在了画作上。

当蒋朝抬起步子,想向里走时,他唇瓣亲启:“把鞋换了。”

“哦!”蒋朝内心恶狠狠地扎郁羡璟小人,都什么时候了,换鞋重要吗?

抱怨归抱怨,蒋朝还是很利索的把鞋换了,一个懒腰倒在沙发上。郁羡璟将画本放在茶几上,用脚毫不留情地踹了踹眼前像条咸鱼的蒋朝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“还不是我妈让我来给你送饭,怕你饿死在家。”说完蒋朝怒了努嘴,示意保温壶在玄关柜子上。

郁羡璟扶额,眉宇之间有些无奈,“我的意思是,你刚刚让我上网看什么?”

说起这个,蒋朝一个鲤鱼打挺坐直,身子微微前倾,语气正经了许多,“昨天凌晨国华社新闻撰稿人,针对你的新书发表了一篇言论,说......”

话至此,蒋朝抬头看了看郁羡璟的神情,剩下的话像是卡在了嗓子眼里,半个字都蹦不出来。

“有话直说。”郁羡璟挑了挑眉,示意蒋朝继续。

蒋朝抿了抿唇,踌躇了片刻才开口:“上面说你新书的文风、叙述模式、细节处理都在刻意模仿郁叔叔,与之前的书处理方式截然不同,质疑代笔。并且制作了对比图,现在网络上一片哗然,对你… …”

蒋朝的话还没说完,郁羡璟手边的电话突然响起,铃声尖锐。

郁羡璟稍稍犹豫,抬手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羡璟,你这段时间不要上网,事情我来处理。”电话里传来夏妍风风火火的声音。

蒋朝顺口回道:“夏妍,你想怎么处理?”

“蒋朝!不用你管!”说完,也不给蒋朝反应的机会,夏妍急急忙忙地挂断了电话。

蒋朝看着沉默的郁羡璟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他知道这次又揭开了郁羡璟好不容易才开始愈合的伤疤。

抬眼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,蒋朝的手有些不安地摸着沙发的软皮。

郁羡璟沉默了片刻,很快一声浅笑溢出:“这个评论员观察挺细致。的确,这本《安和》就是献给我父亲的,处理方式,文风我都有刻意钻研。不过… …”

郁羡璟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说代笔可就真是无稽之谈了。难道一个评论员的眼中,一位作者就没有延伸发展的区间,只能一辈子写一种题材?用一种处理模式?”

末了,郁羡璟轻飘飘吐出四个字“目光浅鄙。”

蒋朝挠了挠头,有些无计可施,目前郁羡璟还没有露过面,也不愿意露面。自然与郁父之间的关系无法宣告,空口无凭,解释起来也很有难度。

他打开电脑,翻开新书的评论区,大部分都要求郁羡璟对这篇的评论作出回应,小部分的则不做言谈。

翻开微博评论区,就更加混乱,千篇一律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,痛斥郁羡璟作为作家的失德,称其之前的文章也是代笔。只有一小部分的人保持理智,言语温和,没有攻击。

而相关词#有耳朵抄袭# #有耳朵郁国华# #新秀作家疑代笔# #国华社评有耳朵#顶入热搜前三十。

当打开私信时,几乎都是郁国华的书粉对其厉声斥责,不堪入目的词汇频出不穷。

最后点进首评艾特的链接,是一个官方认证的账号,微博名字很简单“邵容”。头像也是极简风,一只简笔画的兔子,寥寥数笔将小兔子的模样画的入木三分,看得出来画者一定是个细腻又善于总结归纳的。

蒋朝看不下去了,将电脑合上,有些生气地说“这群什么也不知道的网民,对这个做评论,对那个做评论,把键盘当武器,自诩正义。其实狗屁不通!!!”说完,又气呼呼地补充“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文学评论员,要是知道郁叔叔和你的关系,到时候要她丢人丢到银河系!”

郁羡璟被蒋朝一番慷慨陈词逗到了,他从容地打开电脑,挑了一则言论温和评论回复。

有耳朵V:“她胡扯。”

回复完就将电脑合上,郁羡璟提笔在画本上勾画,一只极简的小兔子就跃然纸上,和头像上一模一样,落款邵容。

而另一边的邵容就没有这么轻松从容了,先是主编打来电话。话里行间都是,邵容作为国华社的新闻撰稿人,自然代表了国华社的立场。如今热度不断发酵,使得国华社不得不站队,也不得不被捆绑。

其次是学校辅导员打来电话,话里行间就是,作为清大的学生,又在保研的关键时期,做出这种舆论哗然的事情有些不太妥。

再接着就是宿舍的同学,和班里的同学,有询问关心的,有幸灾乐祸的,调侃这上热搜的方式,调侃她是“邵锤锤”。

前面几者已经消耗了邵容大部分的耐心。最后一个电话响起,屏上显示“闻则”。

她接起电话,还没有开口,对方先问道:“我刚刚写完报道,看见你的评论了,你是生气了吗?”

邵容掰着菠萝蜜,丝丝甜味入口甘甜,含糊地回着话。

“当然,气死我了!昨天‘有耳朵’新书出售,我路过书店特地买了一本。想着见识见识最近吹得很火的新锐作家的文学作品。结果越看越熟悉,越看越生气,无论是从文风、叙述手法、细节处理和郁老师的如出一辙,摆明了刻意的很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闻则适当地接着话茬。

“然后我就把‘有耳朵’之前的书都看完了,发现他的这本新书与之前的文风、处理截然不同。我怀疑之前的作品有代笔,或者就是新书有代笔的嫌疑。”说着说着,她还有些骄傲。

闻则作为邵容的直系学长,太了解邵容对文学的认真考究。

更何况邵容还是郁国华老师的死忠粉,就算两年前郁老师去世了。她还是把郁老师的作品集如视珍宝,到哪都带着,睡前还要看上两眼。如今,有人抄袭郁老师的文学,作为文学缉查员,自然是严厉抨击,真相之锤霍霍出击。

“现在舆论发酵挺快的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“这件事情不该我处理,应该看‘有耳朵’怎么处理。只要回答我的两个问题,文风、处理手法、细节处理为什么和郁老师如出一辙?为什么之前的文风和如今的截然不同,是否变相证明是在抄袭?”嚼着菠萝蜜,掰着手指数着问题的邵容没想到‘有耳朵’的回复居然只有三个字!

“好吧。”闻则还准备说些什么,但是导师来了,只能匆匆说了句“我导师在喊我,我先去忙了,一会结束和你说。”

然后“嘟!”的一声挂断了电话。

相传,苏家庶女面容丑陋,口不能言; 却不知丑陋的面容下,隐藏的是她玲珑剔透,叱咤战场的巾帼英姿; 据说,被禁南平王双目失明,恶疾缠身; 可是虚弱的身体下,掩埋了他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的举世无双。 一种命格,一个阴谋,一纸诏书,一场赐婚…… 世人讥讽,白痴配瞎子,丑女配病男,天下绝配!
菜单 目录 下一章

您的支持,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投票(0
赞赏作者
评论(0
取消 她胡扯 发布

0/500

更多评论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微信二维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已经关注
稍后提醒
【推荐阅读】“我们离婚吧”下一句应该怎么接? 阅读 100172 【推荐阅读】对于不主动联系你的男人,聪明的女人“三语道破”,错不了 阅读 89695 【推荐阅读】古代被退婚的女子都会被送到哪里,看得人浑身发毛! 阅读 68599 【推荐阅读】家里给订了个漂亮小媳妇,见面的第一眼我吓坏了! 阅读 132671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我要送月票数量:
1

当前月票:

取消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

确定送出

1元
2元
5元
10元
20元
50元
100元
其他

支持原创,作家会收到你的红包

支付宝  ¥  5
其他支付方式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每累积捧场2000金币,系统自动免费赠送书月票一张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10
  • 自定义

留言:

结算:

200

金币 (vip折优惠 详情)

qq钱包
微信
支付宝